热门标签

巴媒:全球南方远离西方的五点原因

时间:3周前   阅读:4

参考消息网2月27日报道 巴西“其他声音”网站2月24日刊登题为《乌克兰战争:全球南方拒绝北约》的文章,作者为美国耶鲁大学全球正义项目高级研究员克里申·梅赫塔。文章摘编如下:

2022年10月,英国剑桥大学汇总了137个国家和地区的居民对西方、俄罗斯和中国看法的民调结果。该综合研究的结果足够有力,值得我们认真关注。生活在西方之外的63亿人中,66%的人对俄罗斯看法正面,70%的人对中国看法正面。

我认为全球南方不站在西方一边的原因有五点。

一是南方国家不认为西方理解或同情它们的问题。

印度外长苏杰生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说:“欧洲必须摆脱这样一种心态,即认为欧洲的问题就是世界的问题,但世界的问题不是欧洲的问题。”发展中国家面临许多挑战,然而西方很少承认其中许多问题的严重性,还坚持要求全球南方加入制裁俄罗斯的行列。

二是历史很重要:在殖民主义时期和独立之后,每个人都在哪儿?

拉美、非洲和亚洲的许多国家看待乌克兰战争的视角与西方不同。它们看到的是前殖民强权重组为西方联盟。这个联盟的成员正是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国家。相反,亚洲许多国家,以及中东、非洲和拉美的几乎所有国家,都试图同时与俄罗斯和西方保持良好关系。这或许是因为它们记得自己作为西方殖民政策被动接受者的历史?

参考消息网2月26日报道 俄罗斯伊兹博尔斯克俱乐部网站2月22日发表题为《特别军事行动第一年·范式已变》的文章,作者是国际欧亚运动领袖亚历山大·杜金。全文摘编如下:

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已进行了一年。如果说最初的确是想来一场特别军事行动,如今显而易见的是,俄罗斯已陷入一场真正的、艰难的战争当中。不只是同乌克兰打,还跟整个西方作战,事实上是北约阵营——除了保持中立的土耳其和匈牙利持不同立场之外。

一年的战争粉碎了冲突所有各方的很多幻想。

“融入西方”幻想破灭

西方希望对俄罗斯的雪崩式制裁能奏效,将莫斯科孤立于美国及其盟友所控制的那部分全球经济、政治、外交空间之外,但算盘落空。俄罗斯经济挺住了,没有发生国内示威,普京的地位非但未被撼动,反而得到夯实。

从冲突一开始起,俄罗斯就意识到跟西方的关系势必崩坏,所以来了个急转弯,面向非西方国家,主要是中国、伊朗、其他伊斯兰国家、印度、拉美和非洲国家,与过去形成巨大反差,但却明确宣布决心构建多极化世界。过去捍卫自身主权时,俄罗斯其实也是这样做的,但带有迟疑、未能贯彻始终,总是不断回到争取融入西方的老路子当中。如今,这一幻想彻底破灭,莫斯科别无其他出路,只能一头扎进多极化国际秩序的构建当中。目前已经取得一定成果,但我们才刚刚上路。

参考消息网2月26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月20日发表题为《乌克兰不可能迅速走向和平》的文章,作者是吉迪恩·拉赫曼。全文摘编如下:

在上周末举行的慕尼黑安全论坛的公开活动中,西方领导人展现出信心和决心。这些信息可以概括为“走向胜利”和“对乌克兰的无条件支持”。

但是在私下里人们焦虑地讨论着一系列开放问题。哪一方在战场上有主动权?俄罗斯能否被迫接受乌克兰可以接受的和平条件?如果战争久拖不决,乌克兰及其西方支持者能否坚持下去?

从积极的方面来看,对俄罗斯来说,这场战争的糟糕程度是爆发前夕根本无法想象的。当时人们普遍认为普京会很快获胜。但俄军停滞不前,伤亡惨重。

但俄罗斯经济的表现却好于预期。当西方实施严厉制裁时,人们普遍预测俄罗斯经济将收缩20%以上。结果,俄罗斯经济被认为只萎缩了约3%至4%,并且可能在明年实现增长。制裁并非真正具有全球性,因而相对容易规避。

相比之下,乌克兰经济深陷困境并且依赖西方援助。因此,有影响力的西方分析人士认为,时间并不站在乌克兰一边——如果基辅想要获胜,它就必须抓紧时间。在慕尼黑经常有人呼吁向乌克兰提供它在今年春季发动攻势并彻底击败俄罗斯所需要的一切帮助。

参考消息网2月26日报道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2月23日发表题为《乌克兰疲劳初露端倪》的文章,作者是《达拉斯晨报》和市政厅网站专栏作家马克·戴维斯。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拜登的专列一驶入乌克兰,他的美国媒体粉丝群就开始对此次访问赞不绝口。拜登此行有一个十分复杂的目标:为一场与俄罗斯的代理人战争争取支持,但没有对美国要在多大程度上或多长时间内作出牺牲划定任何界限。

一年前,在拜登政府评估其选项时,美国公众几乎异口同声。他们曾暂时愿意用金钱和军事装备支持乌克兰,但在针对伊斯兰圣战分子进行了一场定义不清、持续一代人时间的战争后,美国人已没有心思将我们的更多儿女送入另一场血腥冲突——尤其是当这场冲突涉及一个拥核的敌人,而且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影响具有争议。

关于拜登此行,普遍看法是,它向乌克兰人、俄罗斯人和全世界“发出了一个信息”,即美国的决心没有枯竭。但它也向美国纳税人发出了一个信息,他们应该马上就已察觉到,无数钱财将流向泽连斯基,而且看上去将无休无止。

主张我们无限期介入的人士提出的令人窒息的说法是,我们应参与其中,“只要有需要”。但是,在目睹了我们从阿富汗的灾难性撤军后,也应当问一句这些人是否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参考消息网2月25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月23日发表题为《西方试图孤立俄罗斯未能成功》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在俄乌冲突爆发后,西方组建了一个看似势不可挡的全球联盟。相比之下,俄罗斯似乎被孤立了。

但西方从未像最初看起来那样争取到世界大部分地区的支持。许多“中立”国家为俄罗斯提供了重要的经济或外交支持。甚至一些最初同意谴责俄罗斯的国家都认为这场战争是别人家的问题,并且自此走向更加中立的立场。

一年过去了,情况变得越来越明朗:尽管西方的核心联盟依旧稳固,但它从未说服世界其他国家孤立俄罗斯。

世界没有一分为二,而是四分五裂。一个庞大的中间派认为俄罗斯的军事行动主要是欧美的问题。这些国家并没有将这场冲突视为关乎存亡的威胁,而是在其造成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剧变中主要致力于保护自己的利益。

这幅景象让人想起冷战期间的许多中立国家。而现在,世界相互联系得更加紧密。全球通信、经济联系和安全连接的规模和复杂性为西方的对手提供了多得多的机会来获得影响力。

起初,西方的经济制裁似乎可能会削弱莫斯科持续作战的能力。但制裁并没有像西方希望的那样具有破坏性。美国非营利组织“西尔维拉多政策加速器”收集的数据显示,一些国家对俄罗斯的出口远远高于战前水平。总之,在经历了冲突爆发后最初的下降阶段之后,贸易水平出现了反弹,这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国家仍然愿意与俄罗斯开展贸易。

参考消息网2月25日报道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2月23日刊登题为《乌克兰战争的合理结局》的文章,作者为菲利普·肖特。文章摘编如下:

所有现代战争都是综合战争。一支军队要想在战场上获胜,就必须得到平民的支持,并拥有因为平民支持才能收集到的资源。

然而,在俄乌冲突爆发一年后,人们发现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这是一场有限的冲突,并不按惯例进行。西方决心确保战事发生在乌克兰境内,因为担心局势失控升级。

在冲突第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信息战迷雾重重,战场上瞬息万变,各种相互矛盾的说法仿佛把人们带入了一座无法走出的迷宫。随着冲突进入第二年,其轮廓变得更加清晰。

冲突将进入消耗阶段。当前形势不是和局,而是僵局。

西方在多大程度上继续向基辅提供先进武器,仍然将影响战事的走向。

从理论上说,在西方的全力支持下,乌克兰人或许能够把俄罗斯人赶出乌克兰东部,甚至赶出克里米亚。但实际上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与俄罗斯有能力接管整个乌克兰一样不现实。

尽管没有人愿意直接说出来,但人们可能怀疑白宫是否真的希望乌克兰把俄罗斯军队赶出所有占领区。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一直谨慎地表示,俄罗斯必须回到2022年之前的边界。他说的不是回到2014年以前的边界。乌克兰进军克里米亚可能造成拜登政府决心阻止的那种难以控制的升级。

参考消息网2月25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2月23日发表题为《乌克兰战争造成的全球分歧正在加深》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

a55555.netwww.eht0808.vip)是澳洲幸运5彩票官方网站,开放澳洲幸运5彩票会员开户、澳洲幸运5彩票代理开户、澳洲幸运5彩票线上投注、澳洲幸运5实时开奖等服务的平台。

,

南非702广播电台一档颇具人气和影响力的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克莱门特·马尼亚特拉还记得当俄乌冲突爆发时他感到的愤怒。

但是,随着战斗继续,他和许多听众开始提出疑问:为什么普京总统认为军事行动是必要的?北约向乌克兰输送如此多的武器是在火上浇油吗?既然美国入侵过其他国家,它怎么能指望世界其他国家支持它的政策呢?

马尼亚特拉说:“当美国进军伊拉克、进军利比亚的时候,他们都有自己的理由,可是我们不相信,现在他们正试图挑动世界反对俄罗斯。这也是不可接受的。我真诚地感觉到,正在欺负我们的是美国。”

拜登总统曾吹嘘他打造了一个“全球联盟”。然而,在西方以外的地方,如果更深入地观察你就会发现,世界在乌克兰战争所引发的问题上远没有达到团结。这场冲突暴露了巨大的全球分歧以及美国对于迅速变化的世界秩序的影响力有多大的局限性。

印度上周宣布,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它与俄罗斯的贸易增长了400%。在过去6周时间里,俄外长拉夫罗夫在非洲和中东地区的9个国家都受到了欢迎,南非外长潘多尔称南非和俄罗斯是“朋友”。

参考消息网2月25日报道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2月21日刊登题为《西方媒体的反华言辞过头了》的文章,作者为全球未来研究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钱德兰·奈尔。文章摘编如下:

今天西方主流媒体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不断抨击中国,这很过头,令人感到疲倦,这通常涉及捏造的叙事,并无证据可以支撑它们对这个国家发表的冷酷言论,这反映了认知的极度缺失。

一般来说,这类负面报道有三个核心理念,它们已渗透成为西方媒体涉华报道不言而喻的指导方针。

首先是认为中国对世界构成威胁,必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强化这种看法。

大量遭忽视的证据表明,中国并非全球威胁。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同,中国从来没有侵略过任何国家,也没有实施过吞噬数百万穷国人民生命的制裁。

第二是中国必须与所有可能影响西方的全球事件联系在一起。这为西方提供了一个机会,既可以抨击中国,同时又可以提升自身作为国际关系是非对错的所谓裁判的资格。

第三是认为必须采取一切行动——甚至是非法和不公平的手段——来阻止中国崛起。亿万中国人经历一个世纪贫困后过上更好生活的权利不重要。

参考消息网2月23日报道 香港亚洲时报网站2月20日刊发题为《面对美中对抗,不结盟又回来了》的文章,作者是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教授阿德克耶·阿德瓦霍。全文摘编如下:

非洲有句谚语:两头大象打架,倒霉的是大象身下的那片草地。

鉴于此,当下很多南方国家都在寻求避免卷入美中两国未来可能发生的任何争斗。他们还在呼吁恢复不结盟理念。这是上世纪50年代新独立国家采用的一种策略,为了在东西方两个意识形态集团之间保持平衡。

新的不结盟立场基于一种认知,即要维护南方国家的主权、追求社会经济发展并从强大的外部合作伙伴那里获益,且无需选边站队。

令很多南方国家尤感愤怒的是,美国将世界分为“好的”民主国家和“坏的”专制国家。近来,全球南方国家一直强调,南北贸易争端以及西方囤积新冠疫苗等行为强化了“全球种族隔离”这种不平等的国际体系。

在2022年3月联合国大会召开的有关乌克兰问题的特别会议上,不结盟回归之势已十分明显。全球超过50个南方国家不支持西方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之后,82个南方国家拒绝支持西方暂停俄罗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员资格的努力。其中包括一些颇具实力的南方国家,如印度、印度尼西亚、南非、埃塞俄比亚、巴西、阿根廷和墨西哥。

参考消息网2月23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2月22日刊发题为《中国式现代化可能会让西方感到困惑,但行得通》的文章,作者是高风咨询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谢祖墀。全文摘编如下:

中国将继续推进中国式现代化,这是一条不同于西方化的道路。世界其他国家仍在努力解读中国式现代化究竟意味着什么。

外界对中国式现代化的不理解与西方下述看法有关:西方认为中国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有赖于不公平的手段,包括侵犯知识产权和政府补贴。

早在19世纪40年代初,中国就有人思考应该如何实现现代化。此后,有过多轮关于振兴中华的反思与尝试。上世纪70年代末的改革开放是一个转折点,它表明中国愿意尝试。

这种务实态度带来了经济增长,这一点显而易见。中国如今正在寻求自己的现代化道路,这条道路与中国自身的历史、文化与文明是相容的。

中国设想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并概述了中国式现代化的五大特征——人口规模巨大、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走和平发展道路。

中国还强调了创新和技术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性,以及同时实现更高效率增长和共同富裕的决心。

参考消息网2月23日报道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2月19日发表题为《乌克兰战争今年能结束吗?》的文章,作者是列昂尼德·拉戈津。全文摘编如下:

在俄乌冲突进入第二年之际,双方都在准备大规模的攻势,数以万计的新兵和新的尖端硬件被派往前线。各种各样的前景都可能在今年以不同的程度出现。我们唯一有很大把握预测的是,战争的血腥程度将超过去年。

在公开讲话中,俄罗斯和乌克兰似乎都对胜利充满信心,但它们似乎对胜利有不同的定义。

乌克兰政府已明确表示,其目标是解放俄罗斯目前占领的所有乌克兰领土,包括克里米亚半岛。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本人去年11月在接受捷克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说,一旦乌克兰军队取得胜利,他将去克里米亚度假。

虽然乌克兰军队已经能够解放一些地区,但过去12个月被占领的大部分地区仍处于俄罗斯的控制之下。全国各地都在进行动员,乌克兰军队正在从西方接受新的训练并获得新的武器。

俄罗斯总统普京最初宣布的目标是“解放”乌克兰顿巴斯地区,并使乌克兰“去纳粹化”和“去军事化”。

参考消息网2月23日报道 彭博新闻社网站2月21日刊发题为《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印度利用软实力捍卫新的世界秩序》的文章,作者是米歇勒·姚姆里什科。全文摘编如下:

印度将利用本周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机会,试图放大其对被称为“全球南方”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发展中经济体的影响力。

虽然中国是印度显而易见的竞争对手,但印度也不希望受到美国及其盟友的制约,并将在能源安全等问题上坚持自己的利益。对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来说,今年主办二十国集团峰会是利用印度日益增强的战略和经济影响力的一个机会。

随着美国决策者寻求阻挠中国的崛起,以及对包括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四方安全对话”的更加重视,印度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地缘政治重要性增加。一些估计认为,印度已经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时候,印度是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吸引着像美国苹果公司这样的企业在印度扩大业务。

甚至在二十国集团一系列会议之前,新德里就已经在1月中旬组织了一次“全球南方国家之声”视频峰会。莫迪在会上表示:“就印度而言,你们的呼声就是印度的呼声,你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印度的当务之急。”

参考消息网2月23日报道 彭博新闻社网站2月19日发表题为《乌克兰的未来不在北约》的文章,作者是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哈尔·布兰兹。全文摘编如下:

二战期间,同盟国在胜利前就开始着手为战后时代做准备。如今俄乌开战已有一年,基辅和西方也应作出规划了。

乌克兰当然没有赢得这场战争。鉴于俄罗斯正在展开的攻势,双方可能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才能达成和解。但在和平到来时,乌克兰仍需在几乎不承认其存在权利的俄罗斯政权面前确保本国安全。无论公平与否,乌克兰可能都无法通过成为美国的条约盟友来解决这个问题。

即使战争结束,引发战争的条件也会持续存在。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明确表示,他将尽可能多地夺取乌克兰领土,因为他不相信这是一个值得拥有主权的真正国家。即使普京或他的继任者被迫达成和平协议或者降低这场冲突的强度,莫斯科也可以在时机成熟时再次发动侵略。

因此乌克兰的A计划可能是加入北约,这一目标已经写入了该国宪法。不难看出其中缘由。北约成员国身份将带来安全保障的黄金标准:包括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在内的全球最强联盟承诺,对一个成员国的攻击将被视为对所有成员国的攻击。

上一篇:Erik ten Hag nói về khả năng ăn 4 của Man United

下一篇:ug环球官网(www.ugbet.us)_人社部、教育部发文,要求2022年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公开招聘工作这样做

网友评论